首頁 > 新聞動態 > 正文

日本為何從電子大國淪為智能手機時代的看客

最近,德國數據統計互聯網公司發布的一項調查數據顯示,中國人以每天使用智能手機3小時左右,位居世界第二。而日本人每天使用智能手機時間也在兩小時左右,與中國人不相上下。看上去,中日兩國民眾都很愛"玩"智能手機。可是,扒開這個"玩"字再仔細一瞧,兩國卻有著天壤之別。
日本人的"玩",還真就是玩,打打游戲聊聊天。別說二維碼掃碼支付、互聯網金融理財、共享單車等,就是開通手機網上銀行的人也寥寥無幾。偶爾從媒體上看到中國那些有關智能手機的新名詞,很多日本人都是一臉懵逼。
"作為發達國家,日本與中國相比,在不少社會建設和產業模式上是過來人。然而,近年來日本對中國的日新月異開始頻頻感慨,包括對中國人高頻使用智能手機創造的各種模式,儼然是一個進入新奇世界的小孩子。"
日本學者中島惠近日在日本《鉆石》周刊上,對上述現象發表了文章,引發各方關注。其實,中島所感并非一家之言,其觀點恰恰代表了當今不少日本人和日本輿論的真實想法。作為通訊和電子大國,日本在智能手機領域本應該有著更早發展、更為成熟的產業、消費和服務模式,而如今,日本只有坐在一旁對中國評頭論足和大發感慨,令人深思。透過日本對中國智能手機發展的唏噓,可以窺視到其經濟產業、社會生態和國民心態的不少深層次問題。
第一,日本消費產業模式長期封閉單調,早已跟不上"短平快"的網絡時代。中國人熱衷于智能手機,不僅是玩還有"購"等消費行為。縱觀當下,電商文化已經成為中國消費市場的主流,雖然也有魚龍混雜的弊病,但是代表著更便捷、開放、高效的銷售和消費理念,正在深入人心。電商、微商的蓬勃發展,是支撐中國智能手機不斷進行模式創新的重要動力。相比之下,雖然電商也在日本擁有一定基礎,但無論從體量還是潛力上看,已經被中國遠遠超越,要想反超難度不小。
第二,社會封閉和經濟停滯,導致日本國民接納新鮮事物能力不斷降低。雖然日本在制造、設計和時尚文化等多個領域都走在時代前沿,但依然無法掩蓋日本社會對一些新生事物日益加重的鈍感。例如,智能手機已經成為中國人的移動錢包與各種生活助手,微信、支付寶等方式代表著中國人積極接納"無貨幣化"的前衛消費觀念。相比之下,日本絕大多數銷售行業還延續著最傳統的現金支付方式,黃金在某些場合還是硬通貨,除了對傳統文化的鐘情之外,恐怕還有消費者日益固化的心態和難以轉變的行業習慣等。這也是日本社會及閉塞的一種外在體現。
第三,日本社會老齡化加劇,缺乏創新活力。智能手機快速融入中國國的民生活,一方面使國人生活更具味道,另一方面也反襯出中國社會積極、向上、充滿生機的年輕心態和生態。這得益于中國廣大年輕一代不甘寂寞、與時俱進的創新精神。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日本正面臨超老齡化等嚴峻課題,使得日本社會心態也整體趨于"老齡化",很難再去接受先進的電子化生活理念。同時,日本新生代年輕人成為"迷失的一代",缺乏對社會發展、國民生活、經濟形勢和產業發展的關心和熱情,很難形成像中國年輕一族那樣與智能電子時代積極互動的場景。
第四、日本政府在相關產業基礎建設和服務方面明顯力度不夠。中國智能手機產業充滿活力的背后,是各級政府行政層面的大力支持和幫助,包括對相關電子企業的扶持、公眾場所無線網絡等的大力普及等。說實話,安倍政府并未下大力氣為日本民眾享受更便利的電子生活采取有效措施,更多是玩一些"口號游戲"。
小小的智能手機,折射的是中國老百姓日常生活中點點滴滴的變化。而日本人對中國人"會玩智能手機"的感慨,恐怕也包含著諸多心酸和無奈。
以上文章來自于:網絡
http://www.jnocnews.jp/news/show.aspx?id=91585
2017-06-26
友情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
公司名稱:遼寧同宏達國際經濟技術合作有限公司
地址:大連市 西崗區 新開路93A號 潤德廣場1單元330室
電話:0086-411-83792188 傳真:0086-411-83792199